拉人下水

摘要: 本地有个寺院,深山处。非节假日,格外的清净,偶尔有客人来访,我就带到寺院,一起爬爬山,聊聊天,我总是自诩,这

09-19 07:19 首页 懂懂日记

本地有个寺院,深山处。

非节假日,格外的清净,偶尔有客人来访,我就带到寺院,一起爬爬山,聊聊天,我总是自诩,这庙就是给我建的,没人来,不就是我的吗?

一到秋天,粗壮的银杏树,金黄金黄的,相传不是几百年就是几千年了。

甚美。

站在庙宇高处,朝西远眺,能看到两个咪咪,比乳山还像,因为咪咪头格外的明显,仿佛是在两座山头修了两座碉堡,这类地貌只有这里才有,叫岱崮。

有段时间,我特别喜欢爬山。

早上,天不亮就去寺院,寺院那座山也蛮高的,早上的寺院稍微热闹一些,我总能遇到一些居士,从县城赶来的,帮师父们做做饭,洗洗补补,有的会带着馒头来,有的会帮着打扫卫生……

就这样,我认识了一位居士,比我小两岁,85年的,未婚,颜值也不错,80分以上,个头跟我差不多,搞室内设计的。

她要赶第一班公交车,到乡镇上,然后从乡镇上再坐三轮车到寺院。

回去呢?

要步行到乡镇,再坐公交车回去。

认识我,就不用这么麻烦了,我带你回去就是了。

一来二去,就熟悉了。

我觉得,她是迷信,为什么?

因为,她对佛教一窍不通,甚至认为玉皇大帝也是佛教人物,她只是信,信的是一种神圣,一种善良,具体佛教讲了啥,她不知道,甚至不如我知道的多。

她也没有去研修佛经之类的,只是一味的磕头、烧香、行善、放生、吃素。

我调侃她:吃素若成仙,牛马早升天。

她不是个例,这种现象是很普遍的,例如山东这边普遍信泰山奶奶,泰山上除了泰山奶奶还有道观,除了道观还有观音,大家的态度是什么?就知道磕头、烧香,不问对面神仙是何派,你是何派无所谓,只要保佑我就行。

我前几天去爬的那座山,属于方圆50公里比较有名的一座土山,叫雪山,雪山上有两座建筑物,是最近两年才修的,一座是庙,一座是道观,紧挨着,大家什么时候才上山烧香?

清明!

老百姓根本搞不懂玉皇大帝与观音的区别。

知道玉皇大帝还是看的《西游记》。

在古代,例如夏、商、周时代,老大也只能称王,例如周武王、周文王,为什么?

因为,老百姓觉得,天上的神仙才能叫皇帝,凡人再牛B,也只能叫王。

继续说这个妹妹,她叫七宝。

有天,我们准备回去,我问,要不,咱俩去爬爬奶子山吧?

她说,哎呀,亏你还是读过大学的,咋这么粗俗?

我说,我给你百度一下,应该就叫奶子山。

她说,哥哥呀,这是寺院。

我说,就因为是寺院,我才这么说,佛祖可不跟人似的,动不动就生气,他是包容的,包容我放肆,包容我撒娇。

学佛的人,总想把别人拉入伙。

我呢,总想把她掰弯,我就想知道,你到底有多么的坚定?我就不信搞不定你?我非要搞得你不要不要的……

男人这玩意,你说坏不坏吧?

对良家,总想勾引勾引。

对小姐,又要拯救一番。

对信徒,还想拽回世俗。

虽然我坏,但是她很信任我,表面上很讨厌我,但是行为上又很信任我,一些拿不定主意的事都找我商量,有时莫名其妙想哭的时候也给我打电话,什么都不说,就在那里哭。

我知道,她依赖上我了。

天气转暖,我开始骑摩托车去,要想安全,她必须要抱着我,可是,她就不,还要在我们中间放一件厚厚的外套,生怕顶到我?

我明白了,没戏。

这就是标准的刘胡兰。

与她信不信佛没关系,而是她对男人天生有抵抗力,应该也不是被男人伤到了,因为她就压根没正经谈过恋爱,而是心思就没在世俗这些事上,没想过要结婚生子,一心向佛。

我总是调侃她,你努力错了方向。

信佛应该研读经书,去悟道,而不是来寺院洗衣做饭。

真正值得追随的是佛法,而不是佛教,更不是寺院与和尚,佛法是终极目标,佛教、寺院、和尚都是中介系列。

她对我的这些谬论不屑一顾,理由很简单:你懂啥?

我懂懂呀!

最初,父母还催她结婚,发现她的确不开窍,算了,由她去吧,也许哪天她真的就出家了,成师太了。

她基本不攒钱。

没觉得钱特别有用,跟我探讨过一个观点:一个人能吃饱就是富有之人。

这个观点使我思考了很久。

仔细想了想,有一定的道理,我们都饿不死了,无非是你的车好我的车差,人家和尚还没车呢,难道他们都痛苦得不要不要的?

有天,七宝说辞职了。

我问,为什么辞职呢?

她说,我想出去走走,看看世界,国外有个概念叫Gap Year。

我说,我以前经常鼓励别人走出去,多出去看看,开阔一下眼界,后来我就不鼓励了,因为我彻底想明白了一点,旅行是有钱人的游戏,对于穷人而言,你看到的再多,你知道的再多,也没有任何意义,反而会让你的心变得浮躁,在一个单位待不住了,而且拿出一两年的时间去旅行,与整个社会也脱轨了,仿佛是坐了两年牢。

她说,走出去,肯定有收获。

我说,眼界、见识,对于一个作家或企业家而言,是至关重要的,对于普通工薪族而言,是起反作用的,如果你觉得我胡说八道,可以问问大货车司机,他们几乎跑遍了中国,什么景色都见过,可是又有什么意义呢?你觉得他们内心变得平静了?对于一个年轻人而言,别想着旅行,别想着享受,一心想着赚钱就对了,这就是正道,别的全是歪门邪道,除非你靠旅行能赚到钱,我以前在路上还喜欢拣这些搭车的,可是遇到多了,我就讨厌他们这个群体了,多是生活中的LOSER,逃避心态,当然也有另外一类人,例如搞艺术的、搞企业的,纯粹是体验另外一种旅行方式,但是这类人身上也散发着别样的芳香,他们会帮你加油,帮你打饭,甚至会送你一些小礼物,例如我拉过天津美院的,他送了我两盒普洱茶,他纯粹是体验另外一种生活……

她还是走了。

差不多一年多,回来了。

黑了,瘦了,走了80多家寺院,给我带了一串佛珠,说是有灵气的,让我别送人。

一起吃了个饭。

我发现,她变得有些木讷了,她自己也感叹,在山上太久了,与世界脱轨了。

很久没跟俗人打交道了。

我问,全程花了多少钱?

她说,几千块吧,没怎么花钱。

我问,收获大吗?

她说,肯定很大,若是说的话,几天几夜也说不完。

我说,我以前对你有误解,认为你走上信佛之路是跑偏了,后来仔细想了想,其实每个走入寺院的人都是你这个状态,更有勇气的就直接出家了,这个群体是非常庞大的,大家做出这样的选择一定是觉得是更幸福的,所以我不应该按照自己的价值观去拯救你。

她说,没事,理解,大家都这么认为,我都习惯了。

她回来差不多半个月,问我借过一次皮卡,说是搬家,换个地方住,我去一看,还有一些家具,我说这个咱搞不了,我帮你找个搬家公司吧。

200块钱,我给出的钱。

又过了几天。

她找我,很正式。

我问,啥事?

她说,我也不跟你兜圈子,我需要你的帮助,3万块钱,我去年有笔贷款,马上到期了,利息你来定,我今年赚了工资还你。

我说,这么大的事,你能第一时间想到我,我很感激你的信任,我若是说不借,是不是咱的友情就到头了?

她说,不,不,一点都没影响,你也知道,居士群体普遍比较清贫,我想来想去,我觉得能轻松拿出3万元的也就是你了。

我说,现在各类APP借款非常简单。

她说,我不会弄,而且很着急。

我说,都是秒批。

她问,那你能帮我弄弄吗?

我说,可以,我就找了个人,过去帮她,反馈的信息是她信用卡也有逾期,征信有问题,搞不了……

帮还是不帮,我纠结了一上午,帮,这个钱是丢不了,她是信佛之人,诚实是没问题的,但是呢,对钱没概念的人有个缺点,对自己的钱没概念,对别人的钱也没概念,没觉得是多大的事,例如农村人家的菜园,别人来摘个咱的黄瓜无所谓,咱摘别人家的也觉得无所谓。

不帮吧,一切就结束了。

最终,我给她发了一句:对不起!

觉得没脸见她了,等于我辜负了她对我的信任,她觉得我应该二话不说,立刻帮她,她没觉得3万元是多大的事,觉得于我而言3万元也是无所谓的事。

可是,我发现,我太世俗了。

她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,依然跟我闲聊,跟我讲找了一份新工作,在装修公司,月薪3000,有提成。(钱,她自己借到了,是一位年龄比较大的居士大哥给她的,他们那个圈子相互很信任。)

球友里,有个女神级的,服装店老板,本地球友应该知道我说的谁,她喊我过去喝茶,说是店里不忙,我自己不好意思去,人家都是女的,我一个老爷们去凑啥热闹,就喊着刘威陪我一起过去。

期间,聊到了生活模式。

有个女生说:我的梦想生活就是每个月可以刷2万元信用卡,不用还,天天待在家里,就达到极乐幸福了。

我在想,真的吗?

我媳妇就这个状态,你问她幸福吗?

我也能达到这个状态,我觉得幸福吗?

余欢在环驾时,说了一句:真羡慕你们,可以坐在电脑前工作,旅行一点意思都没有……

他说的是真心话吗?

是的!

前些日子,有个人天天在留言里找我,意思是他徒步完了318,就是希望能打动懂懂,见一面。

我见还是不见?

见,有被绑架的感觉。

不见,太绝情了。

见了一面,简单一聊,我问他旅行有意思吗?

他说,没意思,而且想明白了一个道理,这是很傻的行为,是不负责的旅行,典型的吃饱一顿算一顿的无远见作为,感觉很痛心。

我说,以后可以安心工作了。

他说,是的。

我说,这也是收获。

他说,都是被你文章给鼓惑的,总觉得旅行是成名的捷径,其实一直玩就觉得没意思了,觉得太荒废,还是怀念工作。

我问,你还有钱吗?

他说,没有了。

我问,那怎么生活?

他说,准备跟同学借点,先把房租交上,慢慢找工作吧。

我问,同学愿意借吗?

他说,我们大学同学感情比较深,读书时就这样,你没钱了从我这里拿点,我没钱了从你那里拿点,不分你我。

我说,这样的友谊要好好珍惜,真的结婚了,生娃了,就跟我们似的了,全是老油条,可能只注重利益,没有友情了。

他说,我回去认真工作,再也不折腾了,董哥,你送我句话吧。

我说,不问朋友借钱,是很高的人生境界!

他说,我记住了。

我买房时,因为我没有工作单位,开不了收入证明,贷不了款,需要付全款,还差20多万,我也是想来想去,想到了一个我认为最有把握的大姐,给她打了个电话,她是搞地产的,浙江人在青岛。

她二话不说,把钱打给了我。

我要给她写个条,她也不让。

过了一年多,我才还给她,给她利息,她也没要,只收了本金。

这个姐姓苏,读者、知己。

因为这件事,我们两家也有了来往,逢年过节,我都过去坐坐,恩人呢,你想想,原本是陌生人,人家把20万打给你……

在借钱时,我们还没见过面。

今年,春天,她找我找的很急,需要300万,问我能否给担保贷款或借给她,她愿意给出高息,固定资产她是有的,建了一个城市综合体,位置也不错,只是招商很不给力,而且建筑质量很差,问题很多,被业主围攻过N次了。

她是还贷款。

我两个晚上没睡着。

我媳妇劝我:借给她吧,她对咱有恩,何况她有那么大的产业,把借条写好,咱不要利息,她只是周转一两个月而已。

我也动了心。

但是,我也没有这么多资金,需要我四处凑,甚至需要动用周转货款,周转货款其实是我们押的供货方的资金,动用这个是很危险的,一不小心就崩盘。

我借给她,可能会救活她。

但是,我可能死。

而且,一旦我死了,就是链锁反应,整个我周边的产业、家人都死了,大家都要回农村……

我真是心绞痛。

感觉仿佛是把自己的腿砍下来了送给她。

我答应她了,帮她筹。

但是,不一定能筹的这么顺利。

这件事,我对媳妇意见特别大,难道你也觉得我赚钱很容易?你真觉得咱家有这么多钱?咱家的钱其实都是压的供货商的,一清算,剩在手里的也许很少很少,只是生意流转开了,沉淀出了一个资金池而已。

在我筹备过程中。

我和苏姐有个共同的朋友,其实是她亲表妹,姑妈家的,嫁给了韩国人,在韩国生活,她问我:苏姐有没有向你借钱?

我说,借了,我正在给筹。

她说,不要借了。

我问,为什么?

她说,你借不借都救活不了她了,她有6000万的窟窿,我们有个亲戚挪用公款借给她,被单位发现了,单位现在也没报警,要求把钱拿回来就行,就是这么紧急的情况,她都没把钱还回去,实在没钱了。

我一听,更纠结了,即便是我真的筹到了300万,于她也是杯水车薪,关键是,我自己也会跟着死,因为基本确定她是没有还款能力。

但是,一分钱不给是不合适的,毕竟是咱的恩人。

我想来想去,给她的砝码是20万,还当年的人情,若是你以后能翻身,我相信还会还给我的,若是实在翻身不了,我也认了。

在汇款时,我又收缩了一下,给了10万。

没好意思给她打电话,发了个信息:苏姐,对不起,我就这么大本事了,这个钱我短时间内不用,你几年给我都行。

苏姐给我回了个电话,很感恩,很客气。

但是,我知道,得罪她了。

自己帮不了别人时,特别难过,这个难过里又有纠结,纠结自己没有用全力去帮她,说是当自己的亲姐姐对待,若是亲姐姐,我可能就二话不说,砸锅卖铁也上,关系就这么微妙,差一点点都不行,这不是玩笑话,我姐经济出问题时,我都是让她躲在我身后,有事找我,我来顶着。

没到半年,苏姐还我钱了,具体我记不准了,不是11万就是12万,还送了我一块浪琴手表,几千元的,电子的。

咱心中有愧,这个朋友基本上就丢了,也不怎么联系了。

我在青岛学瑜伽,苏姐看到我发的朋友圈了,问我到青岛了为什么不联系她?

我说,我现在得了一种怪病,交际恐惧症。

她说,一起吃个饭还是要的。

见面,她风采依旧,难道,您没?

败了是败了,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依然过着富人生活,那个楼貌似整体转让了,关键时刻断臂求生了,他们活过来了,目前在做老年公寓,有点老年大学的感觉。

她说,董呀,千万别创业。

我问,为什么?

她说,比治理一个国家还难,我可以讲讲我们的故事,你当素材写写,但是要适当的移花接木,否则会得罪人。

我说,懂。

她说,我们以前是做化工的,在淄博,有两个老乡是搞城市综合体开发的,模仿的万达,但是定位略低,他们在山东已经搞了好多个,就拉我们一起做,看他们搞的挺好,化工又不好干,就掺合进来了,对于地产我们完全是外行,外行与内行自然就有一些理念的冲突,我老公就与另外两个合伙人闹了矛盾,最终的解决方案就是他们两家撤出,我们自己做……

我问,是错棋还是对棋?

她说,当时感觉是走对了,整个楼市是朝上发展的,现在看是走错了,我记得你写过一篇文章,里面谈到了一个观点,一份事业如果有人为之付出过生命,那么这份事业就是悲剧,对不?

我说,当时我说的是战争,我说,若是一场战争,哪怕死一个人,那么这场战争也没有赢家,因为有人为之牺牲了付出了全世界。

她说,建筑时,摔死过一个人;开业的前一天,挂横幅,缆绳断了,死了两个;商场装修时,电死了一个。

我问,痛心不?

她说,我们两口子都恍惚了,后悔做这些事,化工虽然危险,但是我们主要是做贸易,基本上出不了人命,而做这个呢?却一而再,再而三的,总觉得这些都是自己的孽缘,有人就给我们出了个主意,让我们在山上修个庙,我们也投了60多万,修了个庙。

我问,后来怎么解决的?

她说,最初肯定是家属闹,然后就是谈价码,这些事说起来与我们没有关系,因为我们不是雇佣主体,但是冤有头,债有主,人家就觉得是咱的责任,后来都是打官司,现在应该还没结果。

我问,经历多了,是什么感觉?

她说,不怕事了,遇到事就解决事,慢慢来吧,过去,一听XX死了,觉得好吓人,现在听到这个事,仿佛很平常,死了还能复活吗?只能去合理地善后,我们最上面五层是酒店,酒店的窗户都是限开的,但是走廊窗户是可以全开的,这是消防要求,结果,有客人就跳下去了,咱能有什么办法?

我说,想想真可怕。

她说,这个项目我们前前后后做了六年,真是什么故事都遇到过,我老公还被人抓去过,就是要债的,腋毛一根一根的拔掉了,牙签插进了手指盖里。

我问,现在算算是赚还是赔?

她说,赚钱肯定是赚,我们若是只做开发不做运营的话,日子是很好过的,第三年房子就卖完了,当时我们是想做个长线工程,就是自己运营商场、酒店,结果把自己套进去了,前后换了四家运营团队,学费真是交老了。

苏姐反复就一个观点,千万别创业。

我问她:你觉得你们经历过的这一切,马云他们经历过不?

她说,肯定也经历过,而且经历过更大的事,其实身体的折磨不算大事,身心的折磨才是大事,就是你明明知道对方在折磨你,而你毫无还手之力,不创业不佩服他们,一创业,觉得他们的胸怀真是委屈撑大的。

我说,可是,大家都觉得地产商是土豪,不差钱。

她说,所以,每个人都想从你这里弄点,其实我们才是真正的弱势群体,我们真是经历了各种各样的罚款,马云说后悔创业,至少在他说这句话时,是发自肺腑的,太累了,你千万别创业,你要学赵薇,别学李宁,赵薇是通过人脉资源不断地入股,让别人为自己赚钱,而李宁是身赴一线了,做出个品牌又如何?难道这个品牌不消失了吗?其中的苦与累,只有李宁知道,一旦盘子大了,历史书上的事,你全要经历,夺权、欺诈、武力、反目,哪个开发商没被堵过?哪个没死过人?!

虽然,我觉得我蛮懂创业者的,听她这么一讲,我突然觉得我不懂,但是反过来想想又明白了,我所接触的创业者无非是几百万的盘子,小打小闹,还不至于动刀动枪,属于小罗罗系列,而到了他们这个层次,那真是如同治理一个国家一般。

什么事都要经历。

突然想想,咱虽然穷,至少幸福。

苏姐讲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,就是有个员工离职时,嫌克扣工资,直接就坐在了顶楼上,准备跳下去,结果马上给解决了。

从那以后,这就成了惯招了。

都这么搞。

打滚,是有糖吃的。

听苏姐分享了这些,我突然想到了一句话:宰相肚子里能撑船!

相比他们,我们的人生就太平静了,当然我这里故事也很多,但是多是一些小打小闹的故事,上周我还遇到了一个事,本地有个读者跑到我办公室,气冲冲地问我:你凭什么拉黑我?我还买过你的书,难道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客户吗?你咋这么虚伪?

我急忙要看看,到底是咋回事?

原来,他总是发什么第一条求赞之类的,我觉得烦,就给拉黑了。

通过这个事,我想明白了两点:

第一、微信上,我们是好友,不代表我们是朋友,我有你,你有我,没啥,倘若,我拉黑了你呢?那就得罪了你!

所以,没事,不要轻易加人为好友,拒绝开始,那么就拒绝了这些隐患。

第二、现实中的朋友,应该不介意这些吧?也介意,倘若我把你拉黑了,我们俩的关系也到头了。

谁发明的拉黑?

你应该发明个点亮,例如我点亮你,说明你在我心目中很重要,你看着灯亮着,就很有满足感,这个灯又不废电,可以一直亮着。

玻璃心。

我们应该修炼啥?

哪怕全世界的人都死了,就剩自己一个人了,也要快乐地活下去,为什么情绪总是被他人左右呢?

有天,全世界就剩我自己了,我躺在沙发上看报。

突然,传来了敲门声!

………文章完………

特别说明:

1、文章非纪实体,有虚有实,我不一定是我,所以,切莫对号入座!

2、文章有偿阅读,自愿付费,不强求,1200元/年。//每月送一本名家藏书,获奖作品、有签名、有印章、有日期,可收藏,可升值。//联系方式:微信:50404(上夏)




首页 - 懂懂日记 的更多文章: